欢迎访问凤凰娱乐|官网!

世界历史凤凰娱乐

时间:2021-06-22 06:49作者:admin

  读到张庆国的新著《犀鸟启示录》,不免诧异:小说家张庆国,何以突然跑到中缅国境线附近山里,那极偏远幽闭的村子里去?关注生态么?生态文字如今大热,赶时髦为生态而生态,若不见人迹不见思考,乃是生物学而非文学,写来又意欲何为?并非人人都能成鸟、虫分类学家,吸引他的,真只是一只犀鸟么?

  开篇就诱人。据云是在一次短暂旅行中,听到了内心的隐秘召唤。那召唤之神秘,唯深谙文学者可以聆听。后来他又多次前往,抛却最初浮光掠影的好奇,踏踏实实地俯视、仰望、凝眸、察访、细聆、长考,深思着那里的原始森林,迥异于内地的季候,窥望数不尽的鸟儿,拜访汇聚于此的中外观鸟发烧友,对话神通广大的“鸟导”,顺及有别于内地的边地扶贫事宜。两三年里,他遭遇过非同寻常的困厄与磨难:黑夜、暴雨、寒冷、饥饿、险情……《如何描述遥远》一篇里历数几千年来,从古驿路马帮到西方冒险家,到知识青年,到如今的观鸟者,进入石梯村的艰辛步履,道出了故事的深远背景。纷繁、杂沓的日常琐碎画面扑面而来,让他应接不暇——那也是一次迁徙。几经思考,方理出一条主线,将原本各自独立的人、事,紧致如织地纠集成团,也解开大小死结,重结美丽的蝴蝶结;一切就绪,人物先后出场,情节次第展开,跌宕起伏,演绎一出出牵连生命之迁徙、嬗变的生鲜活剧,最终揭示出掩于纷繁世事下的大美:迁徙之美。

  迁徙,古已有之。这世上,没有一种生命没经历过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迁徙。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一部迁徙史。一部中华文明史,亦是各民族迁徙、融合的历史。无论是为找到安居乐业的美好家园,还是迫于生计出走异乡,为保留氏族血脉逃离原乡隐匿异地,都离不开迁徙,长途跋涉,或短暂漂移。更多的迁徙,则早就以另一些时髦方式上演:从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到1979年后民工潮的南下北上,到年轻人为了事业、前程与恋爱的北漂,为谋求更切合自己心之所向的人生转场;观鸟发烧友为拍摄到美丽画面,常年四处流动;“鸟导”即观鸟导游从业者为服务好观鸟者,也免不了四处奔波;甚至贫穷山村的异地搬迁,作者本人的去来,都既是古老迁徙的延续,也是当下各种新鲜事的交集……张庆国面对的,是个崭新得闪闪发亮、当下性极强的题材,作家将其小心地剪辑、链接,置于迁徙这一古老博大的背景上思考,与深厚的历史根基连接,使之浮光褪尽,避免了此类题材常常出现的靓丽却华而不实。

  迁徙是个博大的文化主题。动,是这个世界的永恒。一场无论显见还是隐蔽的大迁徙,都会淘汰体弱多病的生命个体,促成生命族群身体素质的强健,增添族群面对艰难困厄的韧性。可惜人类能看到的只是其中极小一部分。每年7月到9月,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会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提草原向肯尼亚马拉方向迁徙,渡过危机四伏的马拉河,遂有“马拉河之渡”和“天堂之渡”一说。那情景一般人很难亲见。鸟却是人类最容易亲近、也能予人最多启示的生命。

  鸟的迁徙遍及整个世界,乃人类可直接观看的,世上最壮观最美丽的迁徙。人类最早的飞天幻想,大抵来自飞鸟。但鸟儿的启示远不止这些,导演雅克·贝汉的影片《迁徙的鸟》告诉我们,迁徙是一种信念,一种承诺。华夏先贤对此颖悟至深,吟咏雁去燕回的诗句比比皆是。“鸿雁于飞,肃肃其羽。”(《诗经》)“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李白)“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李清照)“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范仲淹)与其说诗人们在吟咏鸟儿,不如说是借助鸟儿的迁徙,感慨人生漂泊与生命承诺,以致将此最终炼成了一个经典意象。

  著者高明,并没停步于对迁徙之美的表面描摹,而是将对一些科学家的访谈中获取的真知灼见,融进他意蕴丰润的文字,从而大大增添了此书的知识性和可信度。云南的生物多样性广博丰润,仅拥有的鸟类数量已占全国的65.4%,其中120种鸟唯云南可见。一个没到过云南的观鸟者,谈不上真正的“发烧友”。书中作为鸟儿主角的犀鸟,本身就属在国境线两侧来回迁徙的鸟。人类对鸟类迁徙的深情瞭望,实则是对人类远祖在漫长进化过程中无数次迁徙的转移性回望。那种迁徙看似仅是地理位置的移动,但伴随每一次迁徙的,更有思想的演进,精神的嬗变与重振。

  相对于古老的迁徙多出自被动与挤压,当今许多人的迁徙与漂泊,则出于主动,发自内心。当一些人执着于观鸟时,一些人迹罕至之地骤然成了观鸟者聚集地,由此引发了“鸟导”之类职业的诞生。书中两个来自北京的“鸟导”小曾与小豆,为过另一种远方生活,竟分别放弃了北京的安稳日子,毅然奔向石梯村,并日渐生情,喜结良缘。本地“鸟导”密大等人,则是在浪迹外地甚至缅甸后重归故土。如此,一场场原本纯属自然的小众观鸟活动,由于各色人物的加入,转而成了充盈着种种喜怒哀乐、起伏跌宕的人间故事——编织并演绎这些故事,就是小说家张庆国的拿手好戏了,书里的许多章节如同小说般精彩有趣,书也端地好看了起来!

  观鸟毕竟小众,观鸟包含的迁徙内核则无比大众。迁徙就像一场生命的赌局,长途跋涉,风风雨雨,坎坷历练,与上天赌,与自己赌,在迁徙中成长,成熟,成为坚实自由的自己。这是生物界的铁律,也是生命的铁律。

本文标签: 凤凰娱乐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