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凤凰娱乐|官网!

凤凰娱乐野史秘闻

时间:2021-06-26 15:01作者:admin

  刘道衡(1892-1968),湖南衡阳县人。早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参加辛亥和“二次”。1931年在上海参加“社联”,1932年加入党,后被派回湖南组建中央特科长沙工作组,直到1942年调离。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湖南省委部副部长、湖南省第一届政协委员会秘书长、省政府委员兼参事室副主任、政务院参事、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馆办公室主任。

  为打入敌人内部搜集军政情报,1932年,中央特科派遣刘道衡回湘组建情报组织。在湘十年,刘道衡建立了湖南情报网。1946年在延安总结工作时曾说“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中,(中央特科长沙工作组)组织未受到破坏和损失,是湖南情报工作的特点。”李克农评价:“刘道衡独立开辟的湖南地区情报工作乃是中央特科在白区情报工作的仅存硕果。”

  1920年至1931年在上海期间,刘道衡成为著名左翼作家,1930年加入“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以下简称“社联”)。当时,中央特科王学文也是“社联”成员。经考察,王学文认为刘道衡具有进步思想和较好的人脉资源,于1932年发展他在中央特科入党并派遣他回长沙。

  1932年的湖南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特务横行,流行“不谈国事,研修佛教”。刘道衡的同学、时任湖南省政府民政厅厅长的曹伯闻也以佛自居。刘道衡花大量时间苦心钻研佛学,通过与曹研谈佛学,拉近了关系,为湖南情报工作起步找到庇护。曹伯闻以名流身份将刘道衡带进湖南上层人物圈,又通过省政府主席何健的关系,让刘道衡担任湖南省政府参事。

  刘道衡将住址选在熙台岭41号一幢小洋楼里,与水上局处长阎某同住在一栋房子,特务、帮会不敢窥视干扰。刘道衡还通过曹伯闻购置房产,在熙台岭开办了一家湖南产科医院,建立湖南情报联络站。

  曹伯闻的亲信熊子烈是刘道衡的“发小”,中员,大失败后失去组织关系。1933年,刘道衡恢复熊子烈的党组织关系。熊子烈当庶务替曹伯闻管理民政厅的经费、总务,并为曹料理私产和家务。熊子烈在长沙南阳街开了一家雪松纸庄,在衡阳南正街开了一家南禄绸布店和一家旅社,这些都是为党提供财政经费和掩护的地方。

  在曹伯闻和熊子烈的支持下,刘道衡在长沙站稳了脚跟,随即正式成立中央特科长沙工作组(一说湖南工作站)。

  刘道衡一边在长沙扎根, 一边寻找大失败后没有变节的同志,固本培元,壮实队伍。他找到了长沙自治女子职业学校的负责人曹治阳,又在衡阳找到刘莘田和刘纯宜等人。后来,这些人都成为长沙工作组的骨干。

  刘道衡将曹治阳的长沙自治女子职业学校发展为长沙工作组的又一个掩护组织,长沙工作组的同志以教师身份开展工作。学校培养了大批进步青年,为日后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1933至1935年间,中央特科先后派遣周寿朋、钱渭川等8名党员赴长沙协助刘道衡开展工作。在“广播种,不发芽”的政策下,长沙工作组发展党员十分谨慎。其中,刘乐扬就是刘道衡亲自物色、发展的。

  1933年4月上旬,《全民日报》几次发布刘乐扬被捕的新闻,引起刘道衡关注。通过寄居刘道衡家中的进步剧作家刘艺舟的引荐,刘道衡和刘乐扬结识。

  刘道衡对刘乐扬非常重视,从1933年下半年起,每逢周日,不问晴雨,一定约见刘乐扬,一谈就是一整天。在刘道衡的教育引导下,刘乐扬迅速成长。1934年暑假,刘乐扬入党,和周寿朋单线联系开展工作。

  刘乐扬在长沙工作组的领导下,1934年加入胡汉民的秘密反蒋组织“新”。1935年8月打入中统,挑拨派系矛盾。1936年7月起,刘乐扬在《楚三报》等多家进步报刊任特约记者,利用新闻记者身份从事工作。1940年1月,经李克农批准,刘乐扬打入鄂北河口第五战区桂系大本营,化名张兆麟加入民盟。刘乐扬战斗在国统区和香港,设法保护了一批爱国进步人士。

  中央特科长沙工作组在没有党的地方组织的支援下,在白色恐怖笼罩的湖南坚持工作。刘道衡陆续派遣周寿朋、赵君实、刘乐扬、梁宜苏等地下党员打入到湖南省政府和相关机构组织,并将何健身边秘书等人发展为情报组织的外围成员,获取了大量情报。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刘道衡利用派系矛盾和何健企图保存实力的心理,通过曹伯闻向何健游说采取“尾随追剿”的方针。何健依计而行,当中央红军进入湖南时,只派遣部队尾随红军做出追击的样子,同时又与红军保持一天的行军距离,避免作战。这样减少了中央红军过境湖南的损失。红军路过湘南时,刘道衡安排凌霞新提供了一批药品,挽救了很多红军战士的生命。

  1935年“一二·九”运动后,长沙工作组领导长沙学生举行了大规模,在长沙地区第一次喊出了“反对内战”“团结抗日”的口号。

  1937年底,长沙工作组输送刘道衡长女刘丽珊以及肖伟、李文聘等青年到华北抗日前线参加八路军,还开展了大量渗透策反工作。

  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国局势发生重大变化。1937年8月,中央长江沿岸委员会在武汉成立。12月,中央长江局成立了,李克农任秘书长。1938年初,李克农指示:上级决定撤销长沙工作据点。长沙工作组停止活动,转移到衡阳西部山区坚持斗争。

  长沙工作组的地下斗争,填补了湖南省委和长沙市委遭到破坏造成的空白,也是中央特科撤离上海停止活动后硕果仅存的特科组织。

  刘道衡将一部分干部疏散到湘西等地,又将情报组织转移到他的家乡衡阳西乡牌楼冲,创办了“刘氏族学”“青年游击训练学校”,将原“长沙自治女子职业学校”也迁到牌楼冲,以掩护和组织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刘道衡、熊子烈还建立了牌楼冲、清潭两个支部,成为在衡阳地区开展地下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的据点。

  1942年,刘道衡接到周恩来的指示,离湘赴渝,所有留在当地的组织关系和外围关系全部移交地方组织,结束了在湖南长达十年的情报工作生涯。

本文标签: 凤凰娱乐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