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凤凰娱乐|官网!

凤凰娱乐野史秘闻

时间:2021-07-05 09:11作者:admin

  张唯一(1892-1955),湖南桃源县人。1927年8月加入中国党,9月调上海,任中央秘书处文书科主任兼文件保管处负责人。1931年初,在上海筹建中央秘密档案库(即中央文库),任第一任负责人,雅号“老太爷”。1938年调往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协助廖承志开展和情报工作。1939年调潘汉年领导的华南情报局,任机要和内勤。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情报部第四局局长、政务院情报总署副署长、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政务院副秘书长、第二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等职。

  在党的历史上,有一位家因办事沉稳,老成持重,被称为“张老太爷”,他就是中央文库的第一任保管人张唯一。张唯一巧妙与敌人周旋,虽险象环生,但未出现过一次纰漏。即使被捕后在狱中受尽酷刑折磨,罹患骨结核,但他始终未透漏一字,为保护党的“一号机密”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第一次国共合作初期,张唯一担任湖南省国民政府教育厅厅长,后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1930年,中央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上海建立中央文库,张唯一全权负责中央文库的工作。

  当时的上海既有帝国主义的军警巡捕,也有肆无忌惮的特务。要在血雨腥风中保管好这些机密档案资料,方便查阅、利用,还要保证绝对安全、万无一失,需要一批优秀的党员创造奇迹。张唯一作为中央文库的第一位守护者功不可没。

  按照《中央秘密工作条例》的相关规定,在地下斗争环境中,党的机关必须以“家庭化”的面目出现。于是,张唯一从中央秘书处选调于达和张小妹两名秘密党员,三人组成一个“家庭”。张唯一是木材行老板,家中的“老太爷”;于达和张小妹假扮夫妻,是“少掌柜”和“少夫人”。

  在日常生活中,“张老太爷”之家与房东和左邻右舍交往和气、大方,如有特务搜查,全家奉烟上茶,“热情接待”。尽管经常有特务、侦探、、巡捕上门“光顾”,但没有一次露出破绽。为了确保中央文库的安全,张唯一平时注重搜集和掌握情报,取得与敌斗争的主动权。

  1931年4月25日,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顾顺章在汉口被捕叛变。周恩来派人紧急通知张唯一:“情况万分紧急,立即携带文件全部转移。”张唯一当即雇用两辆黄包车,连夜将20多箱文件分几次运往法租界凯自迩路(今金陵中路)的一幢独立小楼里,这里是他的家。

  所幸张唯一主要职责是保管中央文库,极少与外人联系,没有暴露,他的家也就成了中央文库情急之下的避险之地,珍贵的文件和资料由此躲过一劫。

  张唯一根据上级有关规定,进一步制定了“一切文件归档案”的制度和《关于文库材料编目问题的方案》,将保管的文件按照“分地”“分时”“分项”的三分法进行了初步整理。“分地”,就是将全部档案资料按其作者结合地区分开;“分时”,就是将一个机关和一个地区的全部档案按时间顺序排列;“分项”,就是将一个机关、一个地区某一年代或某时期的文件按“项目”分开。

  为了方便利用文库档案,在张唯一的领导下,文库管理者又制定了《关于文件编目的规定》,按照时间和目录项目对文库档案进行分类顺序编目。通过分类和时间顺序编目,既不打乱文件的年份,又能在同一个目录上把文件按类分开,同时还标明了文件的总数,这样不仅方便了存取,也方便了利用。

  在白色恐怖的环境中,党的机密档案不宜大量集中于一处。中央文库的档案资料虽然是集中统一保存,但张唯一将文库档案分存在不同的地方,以隐藏巧妙、不露破绽为原则,确保档案文件的安全。

  1932年,上海地下党的斗争环境更加恶劣,上海临时党中央不得不陆续撤往江西苏区,中央文库则继续留在上海,由上海中央局代管。张唯一调任上海中央局秘书,陈为人接替张唯一管理中央文库,张唯一与陈为人的妻子韩慧英单线月,张唯一和韩慧英不幸被捕,中央文库再次遇险。

  幸运的是,张唯一和韩慧英被集中在一间牢房里,短时间内,两人统一了“口供”:张唯一化名“张文钦”,靠出租房屋生活;韩慧英是河南开封农村人,来上海找二表姐走错了门,互相完全不认识。两人利用可贵的碰面瞬间,相约“至死不出卖党的机密,至死不出卖同志”。最终,他们战胜了敌人的酷刑,保住了中央文库的机密。

  1937年8月,经周恩来与多次交涉,张唯一获释,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1938年12月,张唯一赴香港,在廖承志领导下,负责无线电和机要工作。此后,他一直在上海、香港等地协助潘汉年从事情报、无线月,任中央人民政府情报总署副署长,1955年1月,任中央人民政府总理办公室主任。

  1955年4月,受潘汉年错案株连,张唯一病情恶化。1955年12月10日,他弥留之际,周恩来、李克农赶到病塌前,告诉他:“组织了解你,你是好同志!”张唯一听了此语,含笑而逝,终年63岁。

本文标签: 凤凰娱乐
图文推荐